您的当前位置:奥门金沙网址 > 五大篮球大赛排名 >

『短篇小说』澳大利亚作家亨利•劳森的阿维•

时间:2019-09-09

  阿维似乎睡着了,可是她却睡不着,醒着躺在那儿想自己的愁苦事。她想到一天早上死在工厂、被人抬了回来的丈夫,想到只有在不蹲监狱的时候才回家吃闲饭的大儿子;想到她的二儿子,他已经在别的城市里给自己安下了舒服的家,再也不来过问她;想到老三——可怜的、瘦弱的小阿维——他像一个大人似地挣扎着来帮助家里,在他这个年纪本该上学念书的,现在却不得不在格兰德尔兄弟工厂里煎熬着他年轻的生命;还想到睡在隔壁屋里的那五个不顶事的小娃娃,想到自己的苦日子——从早上五点半给人擦地板直擦到八点钟,然后才开始干一天的活——给人洗衣服!——她又想到不得不在妓院的包围中把孩子抚养成人,只为的是没有钱,付不起更高的房租,搬不起家;接着她又想到房租。 为什么闹钟吵不醒他?他平常睡得多不踏实呀!“阿维!”她叫道;没有回答。“阿维!”她又叫,一趟火车直通欧洲心脏你的家乡上车了吗。在她恐惧的声音里搀杂着一种奇特的责备的声调。阿维根本不回答! 复活节假期中,阿维·阿斯平纳尔一直伤风,病倒在床上,现在已经是假期最后一天的晚间了。照他自己的话说,他仍然有点“闹嗓子”。差不多已经是九点钟了,琼司胡同的生意正闹得欢哩。 “那没有用,他们不肯等我的,我知道他们——格兰德尔兄弟公司才不管我病不病呢!放心吧,妈,我将来总要有一天比他们都强。把闹钟给我,妈妈。” 亨利·勞森(Henry Lawson、1867年6月17日-1922年9月2日),小說家和詩人,澳洲本土文化的創始人之一,种族主义者,生於勞動貧民家庭。父親是人,1866年移居澳洲,最早是金礦工人,後來經營農耕。勞森只念過三年書,14歲就開始工作,當過油漆工、鋸木工、電報線路工。生活非常艱難。他很早就在報紙上發表詩歌、散文與小說,內容大多描寫了澳洲叢林生活、淘金者、農場經營、剪羊毛工人、城市貧民的革命風暴等,體現了澳洲本土文化特色和獨有的風格,呈现出一幅澳大利亚劳动人民的生活图景。亨利·勞森主要以短篇小說蜚聲文壇,出版過詩集《在海闊天空的日子裡》、短篇小說集《當罐裡的水沸騰的時候》。-- 引用自维基百科。 孩子进一步解释说,他醒来时,以为时间已经迟了,他不想叫醒母亲问她是什么时候了,“因为她洗了一整天的衣服”。他也没有看钟,因为他们家“没有钟”。他没有自动说明一下,既然家里没有钟,他又怎能盼望他母亲知道是什么时候呢。也许,就像他那一类的小家伙一样,他对于母亲无边的智慧,是有着无限的信心的。他的名字叫阿维·阿斯平纳尔,住在琼司胡同。爸爸已经故世了。 她起来,站在沙发旁。阿维面朝天躺着,双臂交叉在胸口——这是他最喜欢的睡觉的姿势;可是他睁大了眼,直直地朝上瞪着,好像要透过天花板和房顶,瞧见上帝应该在的地方。 几天之后,这家报纸很有兴味地报道说,关于本报日前所刊载的“感人的事件”,已有一位慈善的社交名媛在她的朋友之间发起募捐,以便给那个被人发现在格兰德尔兄弟工厂厂房门睡觉的小孩子购置一台闹钟。 这件感人的事件终于以如下的一则新闻宣告结束。这则新闻使人毫不置疑地知道,这位慈善的社交名媛原来不是别人,正是厂主格兰德尔家的一位美丽动人而又多才多艺的小姐。 小家伙解释说他就在那儿干活,他害怕迟到;他是每天早上六点钟上工的,听说那时候才不过四点钟,显然感到很惊讶。警官检查了这个吓昏了的小孩手里的一个小包,里面有一条干净的工作围裙和三片涂着糖浆的面包。 以后,关于这感人的事件,报纸又曾提到,说是闹钟已经购妥,并且交给了孩子的妈妈,她似乎颇为感激涕零云云。同时另一方面的消息却又说,上面所说的话是颇为言过其实的。 “好多了,妈,我好多了,”阿维说,“我喝的白糖醋水把痰给化了,那 要命的咳嗽就给赶出来了。”歇不多久,那咳嗽就被“赶出来”了,弄得他连话也说不出。他喘过一口气来之后,就说: 她轻轻站起来,把闹钟往后拨了两个钟点。“现在他可以好好休息了。”她轻轻地自言自语说。 过了不一会儿阿维忽然直挺挺坐起来,急匆匆地说:“妈!我想闹钟刚才响了!”然后,也不等回答,他又突然躺下去睡了。 他停下来,念刻在钟面上的一圈字:睡得早,起得早,使人聪明、富贵、身体好。这两句诗他以前念了许多次了,很喜欢它的韵律。他曾经一遍又一遍地暗暗背诵它,但从没有去想一想它所包含的意义或哲理。他以前做梦也没有想到去怀疑任何印出来的字一一何况这是刻在钟面上的呢。可是现在他似乎有点恍然大悟了。他把这句话思索了一会儿,接着又一次地把它大声念出来。最后,他一语不发地在心中翻来覆去思量着。 闹钟确是有毛病了,不然就是阿斯平纳尔太太拨错了,因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铃声忽然震人地响了起来。她痛苦地一惊而醒,静静地躺着,想阿维一定要起来了;可是他却没有动静。她把惨白的、惊恐的脸转向阿维所睡的沙发——琼司胡同的孤零零的街灯从高过窗子的人行道上把灯光照进了窗子,借着灯光她看见孩子没有动弹。 前些年,一家报纸刊载了一段新闻,说是有个警官在一个下雨天的清早四点钟的时候,在格兰德尔兄弟工厂大门口的石阶上,发现一个小男孩在睡觉。他把孩子弄醒了,盘问究竟。 “妈,我们不能等着饿死了——再说——万一有人顶了我的差事呢!妈,把钟给我吧。” “铃铛有毛病了,”他咕哝着说,“它已经一连有两个晚上打错了时间。可是我这次还是试一试吧。我让它在五点钟闹,这样一来我就有时间穿衣裳了,还可以早到一会儿呢。唉,但愿我不必走那么远的路就好了。” 雨停了,明亮的、满缀着星辰的苍穹覆盖着海洋和城市,不分彼此地覆盖着贫民窟与富丽的别墅;可是从琼司胡同中的这一家破房子里,除了南十字星座和它周围的几颗星星外,再也看不见更大的一块苍天。从格兰德尔家的府邸——所谓的“格兰德尔别墅”——看来,这便是贵妇名媛们所说的“可爱的夜晚”了。在格兰德尔别墅,逶迤地通到水边的花园以及露台上,都洒遍了月光。它的窗户因为举行复活节舞会而灯火辉煌,它的多少大厅挤满了最尊贵的社交圈中的人物,其中有一位美丽动人而又多才多艺的小姐正在朗诵一篇关于一个小清道夫的悲惨故事,赚得了一群高等人士的不少热泪。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奥门金沙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