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奥门金沙网址 > 广西桂超篮球大赛 >

【人物周刊】费宣:人生的下半场从北极圈出发

时间:2019-05-29

  

【人物周刊】费宣:人生的下半场从北极圈出发(组图)

  伴着狂风的怒吼,想着家乡的美食,费宣沉沉睡去。不知什么时候,他感到身边越来越挤,身上越来越冷,睁眼一看,头顶上的帐篷越来越低,他们已经快被大雪埋住。

  我为飞豹的业绩而骄傲,飞豹很多年前就开始了探险,并且有了很多为我们所骄傲的成就,他给自己的定位很清楚,就是职业探险家。而我虽然一直有这个想法,但真正走向野外比他晚,我们是非常好的哥们,也是非常好的搭档,“最佳探险组合”。

  2008年6月2日,星期一,费宣一行徒步在冰盖上,全身只露出鼻孔,但大部分人的鼻子都冻烂了。刺骨的狂风迎面扑来,已连续艰难徒步11个小时。虽然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但真正面对那狂虐的暴风、迷漫的飞雪、严酷的寒冷和看不见尽头的冰原,忍受冻、累、困、锇的煎熬,费宣心里还是浮出一丝恐惧、甚至悔意。

  如果用经济价值来衡量,要找到那个金矿的坐标,需要组织一个勘探队去,没有一年时间,不花百万美元是找不到这个线索的。“我们经过的很多地方都是地质工作的空白区,露头很清楚,地质现象也很标准。这是探险家才能碰到的好运气。” 费宣很自豪。

  有的,我跟飞豹还有好多计划,最大的一个计划我不知道能不能实现,我们已经策划了一两年了,我们俩都是昆明人,是600年前下西洋的郑和的同乡。如果条件时机成熟了,我们想驾驶一条船,就叫“郑和”号,顺着郑和的足迹去环游全球。而明年初,我和飞豹两人,将骑自行车由北向南,穿越非洲大陆,体现中国人对非洲的关注。

  费宣的下一个目标,是和金飞豹一起,去实现中国人首次全程穿越南美亚马逊河流,这将是中国人首次全程穿越南美亚马逊河流。这,也是他人生探险三部曲的第三部。

  在阿尔及利亚,他们就曾因来自控制地区,加上签证有问题,被当成间谍抓起来。经中国大使馆交涉才重获自由。

  费宣觉得人生有两个目标:一是安身立命的职业,这个目标他成功实现并完美谢幕;另一个目标是走向世界,探索大自然,其中之一,就是完成他人生的探险三部曲作为中国人的第一次,穿越格陵兰岛冰盖、穿越撒哈拉沙漠、穿越亚马逊河流域。

  家里人还是支持的,他们对我有点无可奈何,所以我很感谢他们。因为我的妻子曾经跟我在地质队一起工作,所以,她对此也能理解。而且,他们也知道,我只要决定去做的事是谁也阻挡不了的,而且我不是那种情绪化,靠感情冲动去做事的人。

  所有的人都会有一个儿时的梦,但能把这个色彩斑斓的梦变成现实的人很少,而费宣做到了。

  本来为了安慰家人,同时买一份保险以防自己遇到不测。可联系了多家保险公司,没有一家愿做这笔生意,一位业务员还对费宣说,这样的年纪别去了,北极探险是老外玩的事,你去干什么?

  我们的收获都很大,但会有一些不同的方面,我会把个人的专业、个人的经历、情感等结合在一起写本书,与读者分享我在探险中的点点滴滴。每次出发前我都会花大量的时间看资料,做大量的准备工作,重点就是地质发展史、地质结构,矿物,还有当地的文化、社会发展史,回来后还要看大量的资料,消化我的考察收获。古人说的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觉得行了万里路来回来,更要读万卷书,知识才能更充实。

  60岁,对中国人来说不只是一个年龄的数字。60岁,生命走完一个甲子。费宣说:“我人生的上半场已经结束,从今天起,我人生的下半场才刚刚开始。我决定了,不到70岁绝对不会停下脚步,我要不断地探索,不断地超越自己,因为这样的人生才算是圆满的。”60岁的生日,费宣给自己许下了这样一个愿望,开始挑战又一个第一次中国人首次穿越撒哈拉沙漠。

  2007年以前,他的身份更多的时候是一家大型国企领导;2007年以后,他的名字经常出现在各种媒体的探险报道中。年近60,他为什么辞官探险。大型国企领导为什么突然要当探险家?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他有着怎样的经历与故事?数次在脑子里想像着他的相貌,一个夏日的午后,终于见到费宣,尽管见过照片,当面对他时,费宣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名地质工作者。

  每次我都会给自己一个任务,去北极就是关注气候变暧,去撒哈拉是关注全球沙漠化,去亚马逊,我关注的是绿色生命。我希望把探险赋予社会责任,突出人与自然的和谐。联合国自然环境基金会已经决定,当这三个项目完成后,将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专门为我们搞一个展览,主题就是“人和自然、关爱地球”。如果实现了,那将是民间的中国人第一次在联合国办展览。

  “如果不是提前退下来,今天我将收到退休通知书。如果在家里,家人会为我做一顿可口的饭菜,也许还有鲜花和蛋糕,让我许个愿望,然后吹灭蛋糕上的蜡烛。从此,我的人生就和大多数人一样,安享晚年,说不定在遛鸟逛公园中度过。”看着撒哈拉沙漠的夕阳,费宣无限感慨:“作为一个中国人,能在撒哈拉沙漠中度过60岁生日,不敢说后无来者,但绝对是前无古人,凭这一点,就足够洒脱,足够让人羡慕!圆满的人生注定要比别人付出得多得多,这样的人生只能景仰却不能复制。”

  “我是非常真诚地想退下来让年轻人去干的,当年也是老领导把位子让给我们的,今天我为什么不能让呢?”费宣说,“我的职业生涯是结束了,但我人生的下半场才刚刚开始。所以我非常感谢领导同意我辞位。”

  也许,地质工作和探险就是一种行为的两种称呼,而实际上,许多探险家就是地质学家,一些地质学家最后也成了探险家。他们都是不折不扣的理想主义者。

  1985年,年轻的他成为省地矿部门的领导。几十年的地质人生,使他直接领导和参与了中国在西澳大利亚金矿的开发,完成了国家第一个海外矿权项目的开发和转让,5万美元成本的勘探项目转让了150万美元;参与组织和领导了我省三江成矿区铜、铅、锌、金、银的勘探和开发,发现一大批重点矿产地;负责老挝钾盐矿的勘探开发,成功从光卤石矿物中提取了高浓度氯化钾产品……

  苍海桑田,宇宙的一切都是有生命的,都是在不断运动变化的。要像尊重生命一样的尊重自然,关爱众生。

  屠格涅夫让费宣知道了茫茫西伯利亚;杰克·伦敦让他迷上了遥远的阿拉斯加;海明威令他向往波涛汹涌的大海;儒勒·凡尔纳让他幻想着神秘的太平洋小岛;史蒂文森使他对世界的一切充满好奇;而奥斯特洛夫斯基、雨果、罗曼·罗兰、托尔斯泰则让他对人生充满了奋发获取成就的激情。

  穿越撒哈拉沙漠要横贯7个国家,要徒步,骑骆驼,乘越野车,遇到河流划独木舟,途中要穿越丛林沼泽。沿途有许多无人区,一些地区武装、土匪、恐怖组织活动频繁,随时有生命危险。

  此时是凌晨2点,帐篷外的温度是零下三四十度,若没有遮挡,不活动,只需十多分钟,身上的热量就会散失,生命就将停止。

  “我专门自费学了一年英语,虽然很多年我也一直坚持学外语,但像这样专门地去学,从前都没有过。”

  “圆梦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更主要的一面,我想通过一些探险和考察活动,结合自己的地矿专业,更直接地了解环境的变化、自然的变化,为尊重科学、关爱自然、珍惜资源,尽一分微渺之力。大自然有许多超越我们生命之外的美好,值得我们用生命去追求。”

  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是多么渺小,人类的历史是多么短暂。人对自然不可妄言“征服”、“挑战”,只能“亲近”、“和谐”。世界上有一种美,需要生命做赌注,才有资格去领略它的存在与神奇,去体味它的内涵和永恒。

  2008年3月,他第一次和金飞豹见面,“当飞豹向我说出穿越格陵兰岛冰盖的探险计划时,幼年时对北极的向往立即在心中涌动,奶奶用来封罐口的那张纸再次浮现在脑海中。从飞豹向我介绍这个计划到我做出决定,整个过程只用了10多分钟。”费宣对自己的果断选择非常满意。

  2009年4月25日,费宣躺在撒哈拉沙漠上,这一天是他60岁的生日,生日晚餐是金飞豹特地嘱咐黑人向导准备的,但只有一盘非洲特色的高粱米饭。

  阿尔及利亚和利比亚交界处,是撒哈拉腹地自然环境最恶劣的地区,费宣发现了一条很有价值的金、银、铜、铅锌混合矿脉。

  费宣突发浪漫写了一个纸条:“今天,当我经历着自选的磨难,应让我所爱的人们,能赎去往生中些许的不当;今天,我在磨难中的祈盼,是愿我所爱的人们,更能珍惜今世中已有的平淡!”然后将纸条装入瓶子埋入雪中,融入格陵兰冰盖。

  从青少年时代开始,他的血管里就流动这一种“不安分的因子和潜质”,一直为他燃烧着探究自然、超越自我的生命激情。这把火没有随着年龄的增加而减弱,反而越烧越旺。如今,有了属于自己的时间,他感觉可以去圆那个梦了。

  无奈,费宣和金飞豹在没有意外保险的情况下踏上北极之路,也许因为如此,他们的内心生发出悲壮的依惜之情和前路莫测的自怜。

  这次经历,让费宣从一个更为开阔的角度认识了这片沙漠,“我决定写一本将自然发展史、地质考察和科学探险过程融合在一起的书,让更多的人来分享我们的收获。”费宣如是说。

  23天,徒步600公里,终于到达终点!经历无数生死瞬间,费宣和金飞豹成为首批穿越格陵兰北极冰盖的中国人,实现了“在格陵兰岛冰盖留下中国人脚印”的心愿。

  本来想去南极,现在却变成北极。“这一切就好像是冥冥之中就注定的,小时候看到的那幅插图就是北极!”费宣也无法解释这种巧合。而格陵兰岛,成为他圆童年之梦、拥抱自然的人生下半场的第一步。

  费宣个子不高,中等身材,穿一件短袖T恤,一条牛仔裤,登山鞋。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有一小点快,待人谦逊和善,褐色的脸上写满和蔼可亲。外貌上看不出他已62岁,常年野外工作和探险,给他留下的不是沧桑而是坚毅与宽厚。

  难忘的很多,就穿越撒哈拉沙漠来说,最难忘的是沙漠腹地我们的向导 一位图阿雷格老人,名叫冉尼,以及他的儿子。沙漠里很凶险,他们用全力来帮助我们,他们知道如何能挖出水,如何找回失散的骆驼,晚上睡在沙里非常热,有蛇,毒蝎子,那位老人夜里还要起来看看我们好不好,当他们知道我们是中国人后很吃惊,在他们眼里,中国太遥远了、太大了,太向往了。没有他们,我们是穿越不了那一望无际又充满着变幻的沙漠的。临别时,冉尼的两行泪水和他那在风沙里飞扬的阿拉伯长袍,至今还激荡着我的心。

  “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是‘逃’回国的。回到北京办好签证后,又返回沙漠,开始埃及行程。但到利比亚,又被当时的卡扎菲政府拒绝入境。”探险已过去一年多,但说起这段特殊的经历,费宣好像仍在昨天。

  “但我没有丝毫的动摇,因为我已经抱定牺牲的勇气和决绝的意志。”为了这个梦,费宣已经等了很多年。

  于是,他跑到北京请老领导帮忙。老领导热心地帮他联系了有关单位,但以种种原因未能排上,只能等下一个船期,此时,他结识了金飞豹,格陵兰出现了。

  2007年初,距退休还有两年多,费宣却在事业顶峰坚决放弃了在许多人看来诱人的新职位,淡出官场,从领导岗位上主动、彻底地退了下来。

  世界上最大的沙漠撒哈拉,其实是学地质专业的费宣向往已久的地方。费宣终于见到了不同于专业书本上的撒哈拉,更不同于三毛笔下的撒哈拉,“没有想到撒哈拉的地貌这么丰富,一万年前这里是绿洲,现在依然保存着干涸的河床、精美的岩画、丰沛的湖泽、曾经富庶的城市、宁静的村庄的遗迹。”

  感悟:人要善待自己,更要磨练自己,还要活出自己,不要总看别人的表演,要想想自己应该怎样表演,怎样才能不枉此一生。

  费宣离开了家,走向广阔天地,去寻找和实现心中那炙热而又朦胧的梦。那年,他16岁。从此,一双黄球鞋走天下。地质锤、放大镜、地质罗盘,从没离开过他。行走就是他的工作,大自然就是他的世界,星星和月亮是他的伙伴,高山与江河成就他的人生。一首《地质队员之歌》伴随他走过大半生。

  1965年,初中刚毕业,那时是家里最困难的时期。父亲1957年就“被运动”了,全家6口人靠母亲一个人的工资过日子。为了圆心里那个梦,他执意报考了地质学校,后来又去读了地质大学,母亲不忍心让他去从事这份艰苦的工作,但奶奶却说:让他去吧,宣儿带“鱼龙走相”。

  “踏上格陵兰之前,被它的美丽神奇深深吸引,但真正开始徒步探险,只能用煎熬来形容!”这是费宣最深切的感受。每一天都是折磨,都要经历种种考验。但也许正是这么多的不确定和未知,才是探险的魅力。

  费宣,云南昆明人,与新中国同岁,地矿经济研究员、中国地质学会理事、省政协委员、云南省东南亚南亚经贸合作发展联合会副主席。

  扩大人类的活动范围,增加知识积累,培养坚定、顽强、勇敢的精神。我觉得根本的意义还在于对人生智慧的充实,从而,这样就会有一个目标。而不仅仅是为好奇而探险。而是一种人生的体验。

  最大的收获是充实了知识,思考和观照了宇宙的大智慧,逐渐地读懂了自然。并且分享给更多的人们。人作为一种生命现象,你存在了几十年、上百年,你最大的价值在哪里?并不在你要当多大的官赚多少钱,能享受多少物质,而在于你做过什么,精神和生命是不是充实。等到你离开这个世界时,最大的成功应该是你增长了智慧、丰富了知识,明白了生命的规律。那才是你的财富。

  穿越撒哈拉时,他发现两座金矿,一个黑云母矿,一个铀矿,他都记下了坐标,采了标本,做了记录。

  以地球46亿年的历史,大千世界万事万物的发展,我们所能经历的一切都是短暂的,无常的。人生更是夙忽即逝的短短一瞬;所以要珍惜人生,活在当下。

  傍晚的沙漠,温度终于降了下来,远处是尼日尔河流域最大的内陆湖德博湖,湖面波光粼粼,头上是灿烂的星河,这么美的星空也许在这里才能看到。但撒哈拉沙漠不只有灿烂星空,还有更多的艰辛和危险。只有身处其中才能体会。

  专业使费宣的探险活动有了更加丰富的内容。长年与矿打交道,不断地学习,才能炼就一双火眼金睛,很多人都会来找他看矿,如果换了别人,仅凭此,早已经是富翁了,但费宣却从来都是无偿服务,从没得到一分报酬。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奥门金沙网址